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1029生日贺][NA/KA] 祈祷(完结 KA甜结局 )  

2006-11-02 13:34:17|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开门,听到了很简单的问候。
        “呀啊~阿斯兰~~”
        阿斯兰楞住了。
        向自己打招呼的少年好象理所当然似的坐在白色的三角钢琴前,偏过头来点头微笑,青草一般柔软的发听话的垂在额前,琥珀色的眸子发亮,手指甚至都没有因为有人突然进来打扰而在正黑白翻飞的琴键上停顿半秒。
       
        “你…………”
        阿斯兰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原因究竟是不是刚刚起床的缘故还是记忆中其他的什么东西。


        站在原地,阿斯兰在美妙如绸缎般光滑的乐音中不合适宜地思考——究竟是不是因为昨天伊扎克在自己耳边念叨了整整2小时的历史上的那个拥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古老东方国度所流传的有关“还魂”的属于民俗文学范畴的文献记录导致了他现在的幻觉。虽然他也隐约的知道,这时候思考这种问题是绝对极度并且是非常的——抹杀室内原本因为华丽的钢琴声优雅到仿佛18世纪的法国沙龙一样的气氛。
       
        阿斯兰能分辨的很清楚,刚才问候过自己的,依旧是变声前的稚气高音。熟悉的声线曾经在一片爆炸声和血色中断断续续的传进耳里,然后便倏地断绝,世界在刹那间凝固,痛苦和内疚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自己挤压到无法呼吸。
        某个人,曾经,在某个名叫Artemis的战役中永远的离开,Blitz被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光束剑穿透时的爆炸,仿佛玫瑰色的火在燃烧,阿斯兰确信那场景,自己一辈子忘不掉。
        消失的黑色机体,是曾经让自己和基拉……反目的理由,同时也是刻入自己骨髓里永恒的伤痛,痛到喉咙无法出声,眼泪都几乎流不出来。

        原本,应该是如此的……吧?

        “尼高尔……”
        “嘘~~”
        阿斯兰看着那印在自己伤痛记忆里的伙伴一个表示“禁声”的眼神后又沉浸在了钢琴天籁般的旋律里,于是拉了椅子在钢琴边坐下。
        回旋着华彩乐章的空气照旧平和,安静是房间里钢琴的轻微震动是那么的真实。虽然,自己似乎在理解这些旋律方面有些困难,阿斯兰想。

        曾经,阿斯兰也是这样坐在钢琴旁边,然后听着尼高尔弹奏着应该是能感人致深的钢琴曲睡的很塌实。
        该说这究竟是不懂音乐还是在潜意识里太过了解音乐呢?阿斯兰也说不好。因为被称为钢琴界的天才的尼高尔曾对自己说——真正理解音乐的人,在接触旋律的时候是能够忘记一切觉得轻松的。所以,阿斯兰想,虽然无法理解曲调音符里的感情,可就凭自己每次接触它们都能睡着的放松程度来看,自己是决非不懂音乐这门艺术的,剩下的就是理解的程度的问题了可以忽视。
        当然,阿斯兰从不否认自己的那个解释多少是有些自尊心在作祟的成分,就像他同样也从不承认这跟无意中听说了某银发人士会拉小提琴有任何关系。


        最后一次这样看着尼高尔专注地弹钢琴的画面,似乎……并不很久可又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回忆了。阿斯兰那时候就不止一次地想过,眼前的少年,比起漫天火光的战争来更适合待在钢琴边,可到了最后……自己还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火烧一样耀眼的爆炸吞没了那深爱着钢琴的少年的呼吸。
        而那Blitz爆炸的原因,如果要追究起来的话……

       “好~~完成了!”
        被打断了思绪,阿斯兰抬头,看到少年灵巧的手指离开了相间的黑白,小心又仔细地整理着一愤乐谱。   
       
       “尼高尔,那个……是……?”
       “我做的新曲哦~终于赶在今天完成了~!”绿发少年的微笑跟记忆里的一样,半分柔和不减。
        如果……当时没有……

       “NE~阿斯兰,我弹给你听吧,这首曲子,我希望你是第一个听它的人。”
       “诶?啊!啊……好啊……可是我……我担心我……”会再因为理解程度问题睡着啊……
        回了神,阿斯兰一边有些吞吐的尴尬回答着,一边开始有些抱怨自己不停地擅自打开的记忆——竟然让他在对话的时候走了神发了楞。
 
       “没问题的哦~”阿斯兰还记得,尼高尔琥珀色的眸子笑的时候眼角会微微的下垂变成一个半弧。
       “如果是过去的那些类似于‘萧邦的咏叹调’一类的曲子那的确很难懂,可这首曲子,你绝对会喜欢的。”一段很简单的练习前奏过后,阿斯兰听到尼高尔似乎带着笑的声音传近耳里,“这可是——我专为了你写的曲子哦!”然后阿斯兰看到,绿发少年琥珀色的瞳孔里柔和了许多的温柔和满足。 
     

        好象……记得有什么人说过钢琴是乐器之母来着,不过……究竟弹出来的是可陶冶人心的音乐还是可骚扰人耳的噪音还是取决于演奏者的吧?阿斯兰听着再度敲在空气里轻灵的音符模糊地想着自己对弹钢琴这一行为的理解,虽然其实尼高尔的原话是“钢琴是安静却又最理解人心的媒介,演奏者所有的感情都可以用它的琴音来表达”。

        从灵巧的指间流泻的旋律衔接的天衣无缝,阿斯兰却说不上那是否是动听的也无法评论。对这些,他只有隐隐约约的感觉。


        明明是关着的门窗的房间里……为什么……好象有了微风擦过的感觉呢?
        明明是秋季……为什么……好象闻到了新鲜的草香呢?
        明明天气已经转冷……为什么……似乎看到了初春的阳光呢?
        森林里透明温暖的光……淡蓝色与白色的水和天空……原野上植物的味道……青草色的风……这些真实到几乎可伸手触摸的温暖……就是尼高尔的世界和他所想要表达的感情么?
        那么……让这些温暖消亡的……不正是……自己……还有……
       

       “尼高尔……”
       “恩?”
       “对不起……”
       “诶~?对不起什么?”
        温暖柔和的乐音并未因为突兀开始的对话间断,阿斯兰视线看过去,发现绿发少年依旧看着钢琴前的曲谱。
       “Blitz的事……是我的错……不是基拉…”
       “阿斯兰。”
        话被打断了,阿斯兰怔怔地看到钢琴边的少年认真的看过来,背了一身夕阳暖橙样的色彩。


        那时,绿发少年消失在爆炸中后,想忘都忘不掉的内疚和自责曾让阿斯兰一度不能再听到钢琴的声音。那句“对不起”,他在心里说了成千上万次,最后却残酷地意识到,即使他再如何道歉也不会有人听到。自己竟然连道歉……都做不到……
        现在的尼高尔是幻觉还是其他的都好,至少,让我……向他道歉吧……虽然就算道歉了也一样无法挽回……这样想的阿斯兰也的确这样做了,然后再看到对方在夕阳下变成了金褐色的眼睛后无法再开口。
        尼高尔那样认真的眼神,坚定的竟然好象他最熟悉的那个褐发少年决定去追求寻自己的道路那时的坚强。

       “阿斯兰……那,绝不是你的责任。当然,也不是基拉的责任。”
       “可是我们……”听到绿发少年那原本可说是给自己和基拉开脱的回答,莫名地,阿斯兰竟然急着想要辩解。“如果不是因为我固执的坚持战斗,你也不会为了保护我…被基拉给……给……”
       “阿斯兰!我说过了……那不是你的责任,也不是基拉的责任。”
        钢琴清脆的音律依旧流畅,尼高尔安静平和的神情在钢琴声和橘红色夕阳的映衬下似乎有些模糊。
        是这曲子的缘故……吗?阿斯兰有些朦胧的想。
       “你和基拉的对战,那是你们自己所选择的,没有人有权利干涉。而我想要保护你,那也是我自己的决定,同样也不需要任何人来负责。所以,那不是你的责任,也不是基拉的责任。”
        但是……!
        阿斯兰原本想再张口说些什么,却没发出声音……感觉身体似乎……有些沉重了,反应有点慢。

       “阿斯兰……你现在……幸福吗?快乐吗?”
       “诶?啊……这…基拉他…”
        钢琴的一个个音符在灵巧的手指的弹奏下落进心里,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阿斯兰恍惚地想起,他该找个答案来回答尼高尔的问题的,可是却在寻找答案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褐发少年灿烂的笑,紫色的眼瞳好象紫堇盛开一般纯粹,于是已经在无意识中透露了一些什么。当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已经是3秒后的事情了。

       “呀啊~阿斯兰脸红了呢~”善意又带点调侃意味的开心笑声与琴声一同流淌进空气里。
       “阿斯兰很喜欢他的吧?那个人,是叫……基拉?”
       “啊……啊、啊?”
        一切仿佛跟记忆中重叠了,当自己为了基拉的事无限制的发呆时,也是尼高尔这样来了一句把自己飞到了天琴星系之外的精神唤了回来,与当时,一模一样的对话和回答,如今……尼高尔却已经……

        阿斯兰也还记得,尼高尔问自己的问题,永远都只是在体贴和理解下的温和厚敏锐的询问,却从来,都不是质疑。

        看着尼高尔似乎从自己只言片语中竟明了一切的眼神,阿斯兰突然想到——与比自己大一岁的伊扎克可迪亚哥交流时自己不会有年龄的差距感可解释为自己的心志成熟;那么难道,与自己交流也不会有年龄差距感的尼高尔,其实,才是最成熟的那个不成?
        其实他早就察觉到了一切,包括自己对基拉的感情,那时候才那么问的么?
        那么……为什么……尼高尔还要保护当时固执的自己,甚至付出了一切成为了自己失控的牺牲品,被基拉给……

      “尼高尔你……早就知道……?那你为什么……不质疑我?如果我的决定是错误的为什么你不放弃我,为什么……还要保护我啊……!”
        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那么……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罪恶感了吧……沉重到无法快乐,无法幸福……以至于这份无法推脱和释怀的罪恶也伤害到了现在陪伴自己的……基拉……

      “我……相信阿斯兰哦~因为,你是我的队长啊~”如同琴声一样流畅的回答和理所当然的微笑,让阿斯兰觉得有些迷惘。
      “为什么……”
       你是因为我的失误失去了一切的不是吗?为什么……都不怨恨我?我又该……如何去赎罪?

      “因为…我喜欢阿斯兰啊~”
       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的跳动突然加快,音符的数量层层叠加,阿斯兰微微眯起翡翠一般的眼瞳,脑海中流趟过森林在阳光下发出的沙沙声。

     
       湖面上荡漾的金色阳光,也是可以用钢琴来弹奏出来的么……?尼高尔依旧单纯的声音在钢琴声的伴奏下传进阿斯兰耳里,飘忽不定,意识似乎又有点昏沉。
      “阿斯兰……有资格质疑和纠正你的道路的人……不是我啊……”
      “那时……如果阿斯兰死了,那个人,基拉,他恐怕也永远不会有幸福和未来了。丢失的……将会是所有人的希望……而你们,不是让战争结束了吗?这就足够了……”
      “你所一直追求的正义和自由,不是一直都在那个人的身边吗?现在你也已经找到了啊~”
      “我……没有能力为你找寻方向,但是……我至少可以选择……用我的一切,来交换和守护你的未来……”

       注视着依旧稚气的脸庞和眼睛,绿发少年纯真的微笑下却有着如此的坚定的选择,没来由的,阿斯兰觉得心痛,很痛很痛。
      “尼高尔……这样的我……真的……值得你去用生命来守护么?我……”
      “阿斯兰……你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吗?”
       天外飞来的一句疑问,完全接不上上面的话题。
      “诶?是……什么?”
       琴音又渐渐清晰,天边,萤火虫荧光绿色的翅膀上……仿佛也染上了钢琴颤动的露水丁冬。
      “叫做——《四月草原上的祈祷》哦~”

      “祈……祷……?”
      “恩~四月的草原啊……尽是满绿野的阳光,有带着新鲜泥土气息和花草清香的风,还有很明朗的天空呢……我希望你,还有基拉,大家,都去看看……是很温暖很适合睡午觉的地方哦~”
       径自忽视了被阿斯兰重视的“祈祷”这个词语,尼高尔语气里透着点兴奋地用语言和手指的波动描述着春日的草原,树隙间的太阳,小鸟的啁啾的鸣叫……流光溢彩跳动的音符带着融融的暖意挥之不去。

       适合……睡午觉的地方?
       阿斯兰开始疑惑了,为什么今天尼高尔的话总是答非所问……还有……为什么……意识开始……飘忽了……?
      “阿斯兰……”
      “……恩……?”
       夕阳的光……原本就是这样暖和橙色吗?

      “知道我祈祷的是什么吗?”
      “……什……么?”
       10月的气温……原本就是这样温暖的吗?

      “我一直在祈祷的是……你的幸福。”
       干净的声音,单纯的微笑,轻盈的像是四月草原上的风。


      阿斯兰想,自己一定又是在做梦了。
      他在梦中看到了尼高尔,绿发少年在一片粉红和淡紫色的夕阳光芒中笑的干净如昔;金褐色眼睛的主人像过去一样坐在钢琴前,弹奏出的华彩变成了周围的四月最美丽的草原,温柔又清新。
      他在梦里听到了尼高尔的微笑,连呼吸的频率都同记忆中的一样,他听到绿发少年对他说:我守护了你的未来,可你依然需要自己去选择你的未来,幸福或者不幸福。
      他感觉到有人在昏昏欲睡的自己身上盖上了什么温暖的东西然后在额上留下了棉花糖样的一个轻吻。
      他还很清楚的记得,比普通男孩子要高一些的声音最后对自己说:为了我一直以来的祈祷,你有义务幸福,也有责任让爱你的人幸福。

     

      爱自己的人……是……


     “阿斯兰……阿斯兰!”
     “诶…啊!基拉……”被轻轻摇醒后看到的,是褐发少年紫色水钻一样的瞳孔特写,即使在夜色中也闪亮的耀眼。自己最熟悉的、最在意的人……
     “怎么好好的从房间跑到这里来坐着睡啊~~床上躺着不是更舒服么~?你梦游了吗?”把阿斯兰从椅子上拉起来,基拉有点不满地看着蓝发少年祖母绿的眼睛。为什么这个人,对他自己就不能像对别人一样保姆呢?“嘛~~幸好你还知道要盖毯子,否则肯定感冒~!”

       毯子……?记得自己从卧室出来后并没带寝具出来啊……
     “啊……基拉……我刚才……”梦到尼高尔了……原本阿斯兰是想这么对基拉说的,可是……

     “嘭——啪!”“阿斯兰生日快乐——!!”
      房间里的灯突然都亮了起来,彩带和花花绿绿的亮片随着爆花筒拉开的声音以及众人合奏的生日祝福把房间和心,都填的满满的。
     
     “啊啦~~真的是很不容易呢~没想到阿斯兰竟然自己跑来这里睡了~”粉红色歌姬议长一边优雅的甜笑一边把一张自己的新专辑放到众多的礼物之上。
     “就是就是~~!要在不惊醒你的前提下装饰房间布置东西实在好辛苦啊~!”金发公主有些得意地拍着自己的礼物盒子。阿斯兰应该会非~~常喜欢的吧?从小到大型号齐全的36把螺丝刀……
     “KUSO的要不是为了保护议长我才不来!凭什么他过生日我们都还得要大老远的从PLANT跑ORB来!”某位银发人士还在一脸别扭的嘴硬。
     “那前几天是谁非得要去买那成套的水晶茶具来的?想阿斯兰了就说嘛何必逞强——啊!!”于是迪亚哥捂着被伊扎克打的有点歪了的下巴把一只小盒子丢到阿斯兰手里。“我的礼物~~这药很管用的哦~!估计你也很需要~专治挫伤~!”然后迪亚哥用探询究竟为什么阿斯兰会一直睡到了傍晚的原因的戏谑目光看过寿星那边去,再然后就被基拉挑了挑眉毛笑的一脸无辜却回答着你在怀疑我的“技术”吗的闪亮目光瞪了回来。
      当然,明白了究竟怎么回事后立刻彻底变成一只立正站好的番茄的阿斯兰也因此忽视了正一旁正偷偷拍照的米莉亚。
      OK!内部贩售照片的新版搞定~!阿斯兰到时候我会送你一套做版权费的~!——BY米莉亚的心声
     “阿斯兰……这个……生日……”斯黛拉歪着头在手心里放上了一只蓝荧荧的海螺,而跟在旁边的真则一脸悲痛地把最新的游戏软体交了出来。

     “这……这是……”看着灯火通明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装饰成了庆生会场,阿斯兰抱着众人塞过来的礼物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阿斯兰……果然又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么?”基拉很体贴地把阿斯兰怀里的礼物接过来放到桌上,然后在阿斯兰脖子上系上一串白金的精致缀链,末端镶嵌着的宝石,是像基拉眼睛一样美丽透明又深邃的紫色。
     “阿斯兰……这串链缀是特别为你定做的哦~~名字是……‘Eyes’……”(天涯郑重声明这绝对不是在拿偶们家艾斯的名字EG……真的……OTL~)
     “……只要你戴着它,那么无论什么时候……我就都能够看到你……”

      近在耳边的呼吸、亲昵的声音和体贴的举动,让阿斯兰几乎是反射一般的迅速涨红了脸回头看。基拉的笑容,总是温柔和明朗的,而坚定闪烁着的紫芒里,总是隐藏着他对自己的包容……自己的忧郁和迷惘基拉比谁都明白,可基拉从不说破……那种无言的温柔总是一点一点渗透到内心最深处,温暖到让人想躺下来睡个午觉。(OTL这什么形容词啊……)有时候,阿斯兰甚至会想,在基拉身边的感觉单纯自由的就好象两人从未长大过。
     
      [ 阿斯兰……为了我一直以来的祈祷,你有义务幸福,也有责任让爱你的人幸福……]

      尼高尔的话突然从脑海里闪过。
      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都是……基拉啊……

      于是,阿斯兰握住基拉从后面抱过来的手,把身体靠上了他温暖的胸膛。
     “谢谢……基拉,我现在……很幸福……真的……”  
     “喂——!!差不多了吧!快饿死了啊~!什么时候开始吃饭啊?!”奥卢趴在餐桌旁边一脸无奈地瞪着径自开始二人世界的两只,开始怀疑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能比吃饭更大。受不了……爱情是能填饱肚子的吗?!
 

     “阿斯兰有什么心愿吗?”吹过蜡烛后,众人围了上来。
     “心愿吗?……那么……四月的时候……大家一起……去草原看看吧……”          
      去看看……那里满绿野的阳光、带着新鲜泥土气息和花草清香的风和那里明朗的天空……大家一起……
      或许午睡的时候……还能听的到……从天堂传来的风中的祈祷吧?
      握着基拉温暖的手,阿斯兰笑了。
      尼高尔……我和基拉,还有大家……都会幸福的……


     “雷~开始吧~”天空之女神点头微笑,于是金发蓝眼的少年沉默地坐到钢琴前,修长的手指落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清脆的音符从指间流出,完美无暇。
      然而,雷却突然停止了演奏,取了琴谱走了过来。
     “这份钢琴谱不是我的,被人换掉了。这首曲子的作者,阿斯兰认识吗?”

      接过来看到了曲名,阿斯兰睁大了眼睛。

      [四月草原上的祈祷]
      最后一页的右下脚,曾经熟悉的字体签着一个绿发少年的名字——尼高尔·阿玛菲     

      这么说……今天下午见到的……不是梦?

     “啊啦~~阿斯兰~反面还有字哎~”
      无视已经开始往“还魂”方向思考的困惑的伊扎克和惊讶的其他ZAFT军人们,基拉把最后一页琴谱翻到了背面。
      然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样一段让人OTL的话:

      [生日快乐,阿斯兰。

       这首《四月草原上的祈祷》是专为你写的,失眠和睡眠不足时用来催眠的效果最好不过,你绝对可以听的懂,希望你喜欢。

       PS:每年你都送花去拜祭实在很不实用,下次,我要吃整个的草莓蛋糕~^^]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