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奇幻背景][KA|微ASte]草的清香(给Yaji弟弟的十题and生日贺文~)  

2006-11-02 13:39:06|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之前,基拉夜里总是会做着模糊不清却又似曾相识的梦,睁开眼睛的时候会感到胸口犹如撕裂般的抽痛。


    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体力也即将到达极限,可基拉仍不敢停下来休息。
    这样下去,魔力……会耗尽的,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被抓……若被抓了,天界和魔界肯定又会有纠纷……而且……真的情况……那时候就彻底无法挽救了……
    深呼吸了一下,基拉继续向天界的北方边境非去,虽然,那里是连魔界的小孩子都知道的出名了的“危险”这个词的代表地,甚至被魔界公认的称为“蓝色墓场”。

    如今的魔界,由罗阿诺克一族统一了大部领土建立了王国制度后已经渐趋稳定,但是某些不安因素依旧存在,几个有势力的群族暗中潜伏,恣意制造事端并策划政变。而天界北方边境被魔族们称为“蓝色墓场”的原因,正是跟曾经最嚣张的尤拉·罗马·塞兰一族在一夜间灭亡有关。

    天界茂盛在四处的月见草是可治疗重伤解剧毒的珍贵药物,而在魔界的的分布却近乎绝迹。现任魔王尼奥·罗阿诺克在建国后以永不进犯为承诺签定条约换取月见草的合法供应;与此同时,天界也正式下达了魔族禁令:擅入天界的魔族,杀无赦。

    在魔界也恶名招著的尤拉·罗马·塞兰一族曾经是可以凌驾于魔王的法令与天界的禁令之上的存在,拥有强大私人武装力量的塞兰族曾多次任意入侵天界防护防护法愿力量最薄弱的北方边境夺取月见草,魔界关于此的非法交易也来源于此。天界曾派遣数位优秀武装天使担任守护长官带领守护军团,却无一例外的被拥有强大的黑暗力量的私人军团压制,最终殉职。于是为了减少伤亡,对北方边境,天界采取了放任政策,禁止所有天使靠近防护法愿边缘,这种政策一直持续到2年前一位仍未成年的天使接任守护长官一职为止。

    2年前的一切,魔族们都记忆犹新,塞兰的私人武装向过去一样闯入了天界的北方边境,回来时却变成的一堆被冰结丢弃在荒野中的尸体。被冻成冰雕的完整尸体上可以看到,全部是一刀弊命。令王族都头痛的恶霸塞兰家就这样一夜之间全灭,几个重伤生还者精神错乱一般的重复着那里是魔族的“墓场”,那里有个“蓝色死神”的言论。
    从此,天界的北方边境被传为代表死亡的“蓝色墓场”为所有的魔族所熟知,再无任何觊觎月见草的不法之徒敢靠近;传闻中,北方边境的守护长官是个身材娇小的年幼天使,一头魔魅的蓝色头发被血浸透时会映出幽冷的紫芒,手中的长剑迅如闪电。

    对于魔族而言,到达天界的北方边境就等于毁灭。
    身为魔界第一王子,基拉对这“蓝色墓场”的传闻自然更是再清楚不过,但他却依然没有更改前进的方向。
    放弃?他没有这习惯,尤其是在他还有重要事要做的时候。
    基拉知道,所有的人,现在都在焦急的等待他回去,尤其是……自己那被人暗算,中了剧毒现在仍昏迷不醒的弟弟,魔族的第二王子——真。他知道,他必须……赶快带着月见草回去。
   

    逃往北方边境,并不是歇斯底里的自寻死路。
    基拉自出生以来便天赋极高,无论魔力的控制还是法术的使用的得心应手。尽管基拉如今还只是个年仅11岁小孩子,但在放手较量时却丝毫不会输给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拥有强大的力量,这也是让基拉十分自豪的的一点。可是在天界,由于有覆盖天界全域的防护法愿的神圣力量的压制,魔族绝对不可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力量,而基拉又是个孩子,在被发现后跟众多天使军周旋了许久也早就不可避免的挂了彩——天界的法令极严,对入侵的魔族,即使是孩子也绝不姑息。
    四面八方的杀气和力量的压迫感明显的在空气里流动,基拉最终选择了向原本最为危险的北方边境飞去。只有北方,没有激烈涌动的杀气,而且就基拉对力量个体的感知,那里就只有一个天使。一对一和一对多,哪个生还的几率比较大不必想也知道。

    就算是要面对死神……也绝对不能死……否则……不但救不到真,恐怕还会引爆天界和魔界的大战……
    基拉自我调侃的胡思乱想,想要分散自己正活跃的感受着伤口处疼痛的神经的工作效率,却发现自己的魔力已经无法维持飞行了。低咒了一声,收起了黑色翅膀继续向近在眼前的草原跑去。

    传闻中,这个“蓝色墓场”好象正是天界月见草最茂盛的区域……这里的法愿力量明显的下降了……这么说……从这里应该比较容易回去魔界吧?可这里……真的不像是个“墓场”呢……
    看着四周的茂盛又安静草原上大片的月见草开出了白色花朵,基拉甚至有了一种恍惚的平静安闲感。
    唔……可能的话……就这样让我逃走吧……不要碰上最棘手的那个天使……
 
    正当基拉一边“祈祷”着一边因为疲惫放慢了脚步的时候,一抹湖水一般清凉的蓝色就这样毫无预警的跳进了他紫色的眼底。

     

    

    好漂亮的蓝色……好象最深的海水……
    不知不觉的在那道蓝色对面停下了脚步,基拉看着对方在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后回转身,白袍的边角被带着草香的风鼓起来,额前的发闪着几乎透明的蓝色光泽垂到了脸上,看不见他的眼睛。
    
    白袍?这么说……他连“拜领”的年龄都不到……而且就这个身高看来……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大吧……?
    记得曾经在有关天界的图典上看到过,天界的所有天使诞生并接受祝福后统一身着代表无暇的白袍,并接受接受基本教育和积蓄力量,满12岁“拜领”神赐的武器后才有资格更衣、佩带神器和学习正式的法愿以及剑术。
    可是……这里……是天界因为法愿防护力最薄弱因而也最危险的北方边境吧?为什么会有这么年幼的天使在呢?


    直到身体被长剑穿透的痛感传近大脑的前一刻,基拉还肯定的认为,对面站着的,不过是个因为淘气或是迷路来到这里的小孩子。

    鲜红的液体,从飞溅开到沾上突然拉近了的白皙面颊,仿佛慢动作一样被打进了基拉紫水晶般的眼底。在被蜂涌而来的黑暗吞噬了意识前,基拉有些愤懑不平的想……魔族的“祈祷”果然是不管用的……谁会想到“蓝色死神”竟然是个小孩子啊?


    当其他守护军总长和其他两位守护长官带着他们的军团与平时都在比较安全的区域巡视的北方守护军团一同赶到边境时,看到的就只有阿斯兰沉默的背影。殷红粘稠的液体从比他的身高更长的长剑顶端缓慢地蜿蜒滑下剑身,周围环绕的空气冰冷。之前他们一直追捕却总是无法解决的那个年纪虽小却出奇的强大的褐发魔族,已经被封进了阿斯兰身前的那座泛着寒气的冰雕。
    默默的回转身,丝毫不介意胸前的大块血斑和脸上发上依旧流动着的粘稠血渍,蓝发随着主人标准的欠身行礼轻轻回荡出蓝色的弧线。在众守护天使军的惊讶抽气声中,阿斯兰淡淡的开口:“北方边境守护军长阿斯兰·萨拉,已将恶意入侵天界的魔族击毙。”
    汇报完毕后稍微顿了一下,清澈的声音再度响起:“诸位……有人有兴趣留下来参观如何处理尸体么?”

    “KUSO——!!你说什么?!你在抱怨我们来晚了还是在嘲笑我们军团的能力!!”
     阿斯兰原本淡漠的语气,可在东方边境守护长官伊扎克·玖尔听来却等于满是挑衅的在说“事情我都解决了你们来的太晚什么都没帮上还不赶紧消失”。
    “伊扎克……不要跟小孩子乱发脾气啊~不知道会以为你在欺负萨拉长官的~”西方边境守护长官米凯尔·艾曼在周围一片畏惧中依旧笑的轻松,调笑着拍了拍曾经的银发后辈现在是银发同僚的伊扎克的肩膀。 为什么这个优秀到可以有着大把崇拜者的东方守护长官总喜欢跟一个小孩子拌嘴啊?真的是个非常费解的问题。
    “KISAMA~!刚才分明是这小鬼在挑衅!”突然想到了面对的还是个小孩子,为了不背上欺负小孩子的罪名,号称“银色风暴”的伊扎克声音竟然也稍微小了一点。
    “不敢。只是由于想认真处理尸体,不想被没兴趣的人打扰罢了。如果没有哪位长官想留下参观也没有其他命令要传达的话,就请诸位回自己的守护领域吧。”依旧是平淡的语气,可送客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而旁边从开始表情就一直很不友好的伊扎克已经开始认真的怀疑这个讲话语气总是没有起伏小鬼是故意在跟自己作对。
   
     “啊、啊……既然已经解决了,那我们就回去了~”南方守护长官露娜玛利亚·霍克立刻转身对部下们下达了撤退的指示。
     对于阿斯兰,露娜玛利亚虽然并不特别为周围的流言所影响,可却在看到阿斯兰一身血却连嘴角都不动一下的平静态度感到了些许的畏惧。
     果然……传言中的“魔天使”是不能小看的呢……回头看了那已经蒙上一层白霜的“冰雕”一眼,露娜玛利亚暗自想到。那个褐发的魔族年纪虽小可是并不简单,他是从自己负责的南方边境闯入的,当时自己和整个南方守护军团全部出动竟然也未能擒获,后来更是惊动了三方的守护军团,可没想到他最后竟然敢还往北方边境跑。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东西南三方守护军团联合围攻竟然都没成功的魔族,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一个还穿着白袍的天使给……
     他那出剑的速度和运用自如的强大法愿力,恐怕并不比已经是红服的自己差,不,也许比自己还要强也说不定……
     ……不过……总、总之!处理尸体这种事还是好可怕的,完全没有参观的价值!

     既然已经有人带头,原本都聚集到北方边境来的其他三方守护军长也各自带领自己的部下们离开了。对于伊扎克似乎饱含愤怒的碎碎念和米凯尔看似随和实际上却隐藏着探询的犀利目光,阿斯兰只是沉默着躬身行礼送别,没有半点波动。
     其实,米凯尔也曾想凭借自己隐蔽在开朗随和的表象之下的敏锐从阿斯兰的反应里找点端倪出来的,可仔细看了阿斯兰一眼后他就非常干脆地放弃了。
     这小子……别说什么表情了……跟本连他长什么样都看不到嘛……无奈的摇摇头,米凯尔很干脆的离开了,留下了阿斯兰一个人——他蓝色额发一直垂到鼻尖,阻隔了他大部的面孔,仅能看到他白皙精致的下巴和没有任何弧度的唇角。

     

     ……四周……全是黑暗呢……连自己的存在感似乎也模糊了……这就是……死了之后的感觉吗……?

     …………被刺穿的胸口……已经完全不会疼了哎…………明明之前还痛到让人头皮发麻的……

     ……既然死了之后就没有感觉……那么为什么……这么热啊?好象被火在烘烤一样的燥热……
  
     ………好象…有什么…………凉凉的……很舒服……

     “啊……!!你、你……血……你流血了!”
     黑暗中,基拉不由自主地追逐着出现在某个方向的点点光斑和那个凉爽的触感存在的方向,感觉到自己抓到了什么后竟然睁开了眼睛,视线从模糊变的清晰了后就被自己眼前放大的一张沾满了血迹的面孔吓了一大跳。阿斯兰白皙的皮肤把血液的鲜红对比的格外醒目。
    
     “那是……你的血,不是我的。”
     很安静的声音响起,然后额头又被按回原本的位置。基拉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发现了一件事:刚才感觉到的那个凉凉的东西,就是现在被自己依旧握着的别人柔软的手。

     楞了……基拉再次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眨了眨眼睛,正思考该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时,额头又被按着回到了平躺的姿势。
     “你的伤,我已经治疗过了,或许还因为失血有些发热和头痛,完全康复前最好不要乱动。”
     周围茂盛的月见草随风摇曳着,花草的清新香气悄悄钻进了鼻子和呼吸里,基拉竟然觉得有种恍惚的放松感,连近在眼前的曾伤了自己的“蓝色死神”也不会再让他觉得紧张。周身被淡淡的蓝光包围着,头痛和燥热也似乎一点点被抽走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不是还不想死吗?”
     “这么说……不想死的魔族你都会放过?”
     “不会。”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有人……在等你回去吧?你死了,会有人因为一直等不到你回去而……悲伤的。”
     “你、你怎么知道?”
     “感觉到的。你的气息里……有着对重要的人急切的担忧,所以……你的心并无恶魔。有人等待的善良生命……都是应当尊重的。”    

      有些讶异的看过去,可清亮的紫色目光依旧被还沾着血、映出了幽幽的银紫色的发线阻隔了。基拉看着那从挡住大部分脸的刘海的缝隙中露出的粉红色的唇角动了动后再度合上不再有任何弧度,没来由地有些失落。
      不知道……“蓝色死神”到底长的什么样子呢……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