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KA]什么时候(4-15更新)  

2007-04-01 11:04:38|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家伙啊……我看他是比真更严重的妹控~”

        话音那么轻飘飘地落下,四周却刹时一片静寂。

 

        现在,恐怕是不正常的时刻了。基拉想。

 

        基拉原本将要送到嘴边的杯子顿在了空中,藤花色的眸子越过杯子边沿的弧不着痕迹地扫了周围一圈,开始思考——

        此时,这张向来可说是没有安静的可能的桌子所呈现的绝对的安静效果的原因。

 

        原本,迪亚哥应该在滔滔不绝诲人不倦地传授何谓绅士对待女性的行为准则的吧?虽然不一定有人在听或者说根本就没人在听……

        原本,伊扎克应该在一边KUSO一边以消灭食物的力度来发泄对今日的训练强度和结果的不满的吧?虽然今天自己的成绩比他好也是造成他发火的间接原因……

        原本,雷应该正对着他随身携带的那块具有传音功能的麒麟石一一陈述今天的晚饭菜单的吧?虽然自己也不太理解为什么每日的伙食状况他都需要上报给一个好象是叫吉尔的人……

        原本,真应该正捧着凝结着他妹妹笑声的水晶例行感叹玛由是多么的可爱啊万一有天玛由要嫁人了哥哥不能接受啊要选一定要选个比哥哥强的人之类的……呃慢着!

        刚才……自己好像提了某个人的名字了……是吧?

        而且还顺口说了个什么词来着……?

 

        “我吃饱了。”

        雷“咔哒”一声把杯子放上餐盘端起来就走,长发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金色弧线。

        基拉终于抬头,发现对面的红眼小孩死瞪着自己恨不能在自己身上烧出个洞来。

        于是基拉得到结论:引发不正常的安静的原因,为自己间接指明真是妹控这个事实。

 

        在暴风雨前的宁静终于消失,“啊啊啊混蛋你说谁是妹控——!!!”的呐喊终于穿破屋顶的刹那,基拉已经顺利完成了起身、后退、右转、前进等一系列完美动作。

 

        “哟~~卡佳丽,挪个地方给我坐~”

        把及时保护好的晚饭放上桌,基拉对着同胞姐姐灿烂地微笑,闪过敲来的爆栗子然后目光转向对面——

        金发的女孩子歪头看过来,粉红色的眼睛无辜地眨了又眨;而旁边那个“比真更严重的妹控”正熟练地把鱼骨头干干净净地剔出来再把肉分成小块放进妹妹的盘子里,一颗苍蓝色的脑袋没有半点要抬起来的迹象。

        呵……除了妹妹之外就不会在意任何人了么?基拉轻笑。

        果然是……比真更上一个层次的顶级妹控啊……

       

 

        “怎么?你们那桌又开打了?”

        撇撇嘴,收回了落空的手,卡佳丽向旁边挪出了个位置。

        “啊……是呢~”

        不过这次是我踩爆人家的地雷所引起的就是了……

        点点头,基拉笑的一脸“与我无关”样坐下继续吃,后一句只在心里想想没说出口去。

        附近传来“乒乓碰咚哗啦咣当”间夹杂的“KUSO你个混小子敢拿沙拉扔我”“你没事把个一团白毛挡在那干吗该死的番茄酱竟敢往我头上倒”的嘈杂是可无视的,恩,俗话说吃饭皇帝大。

       

 

        傍晚的时候,娜塔尔导师领来了两个陌生的面孔,宣布说他们以后将要成为大家的同窗。然后一群半大的孩子便交头接耳成了一片。

        魔导士的培育是很麻烦的,一般的过程都要从引导和发展各自的力量开始,已经到了十六、七岁这个年纪,各个准魔导士通常都已经魔力增长成型,剩下的就是考虑发展方向的问题了。然而这两个孩子就这么硬生生直接插进一群已经培养了有些时日的准魔导士中,而且从那金发玫瑰色瞳孔女孩子满脸新奇的表情来看,他们明显未经过有关魔力的引导和培养。

 

        让力量拥有者直接跳级参与魔力增幅阶段的学习,这在魔导士培育基地来说是史无前例的,然而那两个孩子的到来使“万事都有例外”这一真理得到了印证。

对此吃惊的人自是不在少数,但是,不包括基拉。

       

        破例与否那都是导师和基地上层的问题,与学生无关。

基拉不置可否地扫了新来的两个人一眼,笑了笑便回头拉卡佳丽的头发。

        “卡佳丽啊~人家跟你一样是金发哦,可你看新来的那位,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呐……”

        然后基拉该被掐被勒该咳嗽求饶一样不少,挖苦胞姐总得付出那么一点代价这是真的,毕竟卡佳丽那屡次被当作男人的“巾帼不让须眉”壮举名声在外。

 

        与自己无多大关系的事,基拉向来懒的投注太多精力,所以对于那位“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少女身旁一直沉默的人,他的第一印象只是些颜色而已,当然,是些很舒服的颜色。

        基拉记得,那样的发尾和瞳孔色彩,是海,还有森林深处的湖。

       

       

        基拉怕什么?基拉怕麻烦。

        所以他尽管从外出的实战训练到文献法典考核门门优秀却总是尽自己最大的智慧来偷懒,在基拉眼里争个第一没什么用处,反倒不如放自己轻松一点,过关就好。

        可俗话说,有时候麻烦会找上门来的,你躲都躲不及。到那时候该怎么办?

 

        “……你……这是……怎么搞的…?^^||||”

        “被水壶砸的。- -”

        于是基拉呆呆地看着半夜从窗户爬进屋的那蓝发舍友微微肿起来的右脸大脑当机了三秒半,然后只好起床翻药酒。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一个人住两人间的日子长久不到哪去,但跟阿斯兰同屋也是令基拉有些意外的。当然,他意外的不是屋里突然多了个人,而是这个舍友匪夷所思的一系列行为。

        当娜塔尔导师将斯黛拉分去卡佳丽房间后,那蓝发的孩子领着妹妹的手到了卡佳丽跟前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那句“我妹妹斯黛拉就拜托您多照顾了”口气明明郑重的像位要嫁女儿的父亲却用了最有礼的敬语,基拉当时分明看到他天地不怕的姐姐被惊的后退了半步。

巾帼同学在顿了一下后当场怒吼“我是女生”这个问题就暂时先放一边,重点是,都有比男人更强的卡佳丽陪同了,真的就没必要一直跟到女生宿舍的门口了吧?

结果基拉无奈地把差点就准备在女生宿舍门口露营的蓝发少年领回房间后,人家等夜间查房时间一过就轻巧地开窗跳了出去,后来才知道他是不放心妹妹离开身边爬窗户去了,甚至都忘记了斯黛拉现在还有个叫卡佳丽的同室。

 

卡佳丽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基拉一边感叹自家胞姐的神力顺便思考她是如何抓起水壶砸向入侵者,一边把毛巾沁了凉水递给那蓝发的少年敷脸。

        然后他在接受道谢后知道了那拥有翠色眸子的少年的名字:

阿斯兰。

 

        阿斯兰看着窗外的夜色,幽幽地说今天没有帮她拉被子不知道斯黛拉会不会冷。

基拉听了很想按太阳穴,却又说不出什么。他在心里想,这家伙是比真更可怕的妹控啊,却依旧无法忽视阿斯兰念着斯黛拉的那个眼神。

       银色风暴?

        不,应该是银色台风更贴切,绝对!

        而且照这个破坏力来看……说他是飓风升级版都不过分。

        瞅着被连根拔起的无辜树木,基拉十分认真的思考是否应该召集大家开个“伊扎克外号更新换代发布会”。

 

        不过基拉也知道,有人要发大火是难免的了,因为伊扎克今天的小刀战,实在输的很干脆。

        所有准魔导士学员中,伊扎克·玖尔是小刀战全胜的保持者,他那种几乎不要命的刀法加上本来就擅长的力度,就连跟他同样招势不要命的真也难以应付。而那全胜记录却在今天,被给一个半路出家来的小子给毁了,并且是在50秒之内,人家还只用了两招。

        就连基拉也未想到,他这满脑子只有妹妹的蓝发舍友身手能有这么好。

 

那一战他看的很清楚,在伊扎克终于打破对峙的局面,第一刀旋风似的刺向那蓝发少年的右肩时,阿斯兰却一直静立,仿佛没看到迅速袭来的银芒。蓝色的发尾只是到了最后一刻才突然飘动开去,在原本的位置留下一抹残像。

低身,侧让,然后扣住敌人手腕外扭,刀刃一抖就架上了对方的脖子,一气呵成,基拉还记得自己当时忍不住“咻”地抽了口凉气。

        伊扎克的刀子“叮当”一声落地,那湖水绿色的眸子便转向了裁判。

        “我赢了。”

        之后便没了下文——没有战后对对手的行礼、安慰或者鼓励,没有对裁判的致谢,阿斯兰只是问了做裁判的米凯尔·艾曼教官一句——“我可以走了么?”

        众人侧目,他已经打败这里小刀战最厉害的人了。

 

        围观的学员中,基拉就站阿斯兰正对面,位置刚好可以看清他那新舍友所有的动作和表情。基拉可以肯定,若米凯尔教官当时不放人阿斯兰就一定要铸成“以下犯上”的大错了——因为当一个人的眼睛闪闪发绿光的时候是很吓人的,尤其是这个人偏巧眼睛还就是绿的,而且还够大够亮。

恩,恐怖得双倍了再平方。

 

        米凯尔教官估计也被那可媲美真冲着饭飞奔那般势不可挡的眼神给吓的不轻,干笑了两声就麻利地下了批文准许阿斯兰自由活动,话音刚落众人就只见一蓝发背影直冲着女生较多的另一阵营飞去扬起一阵烟。

        这下迪亚哥来劲了,吹声口哨大笑到知音来了,计划着要好好跟他探讨一下女性这种花朵一样美好的生物的魅力和吸引力。

        基拉眨眨眼,望着那刚被某人的速度扬起现在又缓缓飘落的尘埃吐槽:

“阿斯兰跟你可不一样啊迪亚哥~~你属于是朵花就要爱,人家那他可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呀~”

        然后基拉手里的刀子飞出,刀背正中迪亚哥的虎口,震的他武器脱了手。

漂亮的完胜。

 

        “迪亚哥你还有艰巨的问题需要解决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呀~~”指指一旁脸色发青的伊扎克,基拉转头对米凯尔笑的无辜,“我今天的对战练习已经结束了,可以自由活动了么?”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KUSOKUSOKUSO”被抛在脑后的时刻基拉很庆幸,至少伊扎克这样破坏力巨大的麻烦还没落到要他收拾的地步。

恩~~照这么看来,半夜爬个窗户还是很可爱的小问题的……吧?至少……有人帮自己拉拉被子是不错的。

 

 

        哦~~阿斯兰的妹妹……

对了,是叫斯黛拉嘛~

恩…长的……很漂亮的呀~~··

        这是基拉对少女观察之后得到的结论。

 

柔软顺滑的金发,粉红温润的脸颊和手脚,忽闪着玫瑰花色的眼睛。

 

        那……是不是该说真今天走桃花运了呢?

 

        今天早晨,有个明明被砸肿了脸却怕妹妹担心死命不肯在脸上贴药用胶布的人,板着满是抽痛的脸孔出了门,令基拉有些内疚。估计他讲个话也会拉扯的牙疼。人家爱妹心切而已却被自己的同胞姐姐“迫害”,自己多少有点血缘方面连带责任。

        于是为了良心的安宁,基拉揣着药布追到另一堆人那里去,好容易挤到人前却看到:

        他那蓝发舍友视若掌上明珠的宝贝妹妹正结结实实压、不,是骑在真身上!

 

哦对了,也不能忽视那位小姐手里的匕首正架在真的颈动脉上这个事实。

 

 

        真·飞鸟,现在心情极度复杂,不,应该说是混乱。

        其实也并不全是因为他现在正处于被人勒着脖子骑在背上俯卧在地下巴处还横着把雪亮的刀子不能动弹的状态被一堆人瞧见了。

        穆教官把他点名来跟新来的少女对决,他马上就明白,这是上头想测试一下这女孩子的程度。他和伊扎克,可谓是小刀战领域的翘楚,优秀,自然会成为标尺。教官们对其他学员的评论甚至都是“跟真打的话,大概能坚持2分钟吧”或者是“估计接不下伊扎克3招”。

        这次,他的确因为对方是女的所以松懈了,可是……

啊啊啊谁见过这样的女孩子的——!!!!!明明上一刻还转着刀面当镜子照着玩,一听开始就飞一样扑过来打人的呀!!!!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

       一群混帐别光在那里看!谁都好啊拜托赶紧来把这女孩子从我身上拉开呀!!!!!她的胸、胸……胸都压在我背上啦啊啊啊!!!!=///口///=

 

        真·飞鸟VS斯黛拉·路歇。

        结果,真·飞鸟落败。

对战用时,11秒整。        对于此次艳遇,真·飞鸟的欣喜度为零。

 

——TBC——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