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KA/Aste] 草的清香 (2)  

2007-04-26 22:48:25|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使的思维……都是这么不正常的吗?!=口=

 

      基拉看着刚刚被丢在不远处,还沾的大片血块的白袍,尴尬地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哪里好。

 

      一般来讲……是没有人……会在陌生人面前洗澡的吧?!!=////=

     

 

 

      “可否劳驾请你……放开我的手…”

       被安静无起伏的声音这样提醒后,还在思考蓝发之下的长相的基拉顿时仿佛被烫到了一般,急忙松开了手,满脸涨的通红。这才想起来,在一片黑暗中,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就一直没有松开。

 

       尴尬之余,依旧是有些意外的,除了自己身为魔族却被天使救了的事实,还有接触时余留的安心感——明明被传为“死神”天使就在身边,基拉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杀气。

       不可思议……自己竟然……是被“死神”给救了么? 

    

       然后,还在认真的思考是否需要因自己的“失礼”而向对方道歉的基拉就被所谓的“蓝色死神”的下个动作给彻底石化。

       于是基拉就眼睁睁地看着“蓝色死神”转过身去走开了几步,然后就顺手把他身上沾了血迹的白袍拉了下来。

 

 

      “喂…!你、你在干吗啊……”=///=

      “…洗澡…”

 

       好象问题不在这里吧!

       看着被血色掩映住的皮肤在湖水的清洗后露出了原本的白皙,蓝发带着水的气息和光晕贴在了脸上,蜿蜒出的苍色弧度基拉觉得脸上的温度高的诡异。

 

      “没有人告诉你不可以在异性面前随便的……裸露身体吗?”

       教育完毕后,基拉别开了滚烫的脸,听到因为上岸溅起的水声落在草叶上,衣物的布料边角滑过湖边比别出更高草芒发出奚梭的声响。

 

      “诶……啊、啊?这……啊、抱、抱歉我……”

       平静的声音突然就变的手忙脚乱。

       基拉想,其实,那声线这样听起来更可爱一些的,也更符合“她”的年龄吧…毕竟“她”还是个小……

       然而,“蓝色死神”接下来的话使基拉不再有机会继续以一个小孩子的身份来感慨另外一个小孩年幼。

 

      “对不起…我、我应该慎重的感觉一下的……我只感觉到你是短发……以为你跟我一样是男孩子……没想到你是女的…”

       然后沁着草香的微风中,响起了有些仓促的衣料在皮肤上摩擦抖动的声音。

 

 

 

       他刚才……说了什么?!

       他说……他是男孩子……?!

       而且……他把我当成女孩子了?!!

 

       总结了“蓝色死神”的话得到结论后,基拉看着换上了干净的白袍、正低头认真清理草地上血迹的蓝发天使,一时竟然觉得有点无力,无法将眼前这只正脱线严重的生物的与刚刚闪电一样出剑重伤自己的那个没表情的傀儡娃娃对上号。

       这样的家伙,究竟是为什么会被称为“蓝色死神”的啊……

 

 

       “诶……?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就是男孩子…”

       “不用觉得了……我本来就是男的……”

 

       原本被他抱在怀里的大把雪白的月见草被扎成捆放在了身边,白袍的主人散发着湖边芦苇的清淡味道坐在了身边,柔软干净的手还带着水的清凉和湿润轻轻拭去了自己胸口处的血迹。可是,跟动作一样认真又小心的语气和话的内容实在很让基拉觉得无奈。

       为什么原本潜入天界来偷东西的自己现在要躺在这里跟把自己伤到贫血的天使来解释自己的性别啊……

 

       “这个不是一看就会知道了的么……你把头发整理一下吧,都挡到眼睛了,所以你才会看错的吧?”

       这样说着的同时,基拉抬起手把大片湿润的蓝色刘海拨到了对方的耳后,顿住了。

 

       众所周知,天使都是美丽的。基拉记得魔族炫耀自己和真的时候总是骄傲的说“皇子殿下们的出色容貌,绝对超过任何一位天使。”而人界也总是在赞美诗篇中通过对天使的美丽的形容来见解表达神的福音是多么伟大。但是,基拉却真的觉得,眼前的面孔,是再适合“天使”这称呼不过。柔和精致的五官线条隐约地透出草原特有的安静和月见草的清香,闭合着的睫毛微微颤动挂着水珠,好象蝴蝶在抖落沾上翅膀的晨露。

 

       然而,基拉停顿了动作的原因,不是在疑惑“死神”不肯睁眼的理由也不是在猜测对方瞳孔的颜色。他听到对方清晰的声音响起:

      “抱歉……我不是故意弄错的……也不是因为头发挡到看错了……我其实……看不见。”

 

 

 

       把手举到那闭合着的睫毛前,来回晃了两下又停住了。

       基拉轻轻摇摇头,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有点傻气。

       其他的问题先不考虑……他闭着眼睛肯定是看不见的吧……即使再晃也是没什么意义……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死神”开口说话,把基拉的视线拉了回来。然后他惊异地看到对方也抬起手,毫不迟疑准确无误地对上了自己的掌心,指尖的纹路也同时相触。然而,那苍发的孩子,却始终未曾打开他的眼睫。

 

       诶?他明明看不到的为什么还能……

 

       疑惑还没能出口,下一秒基拉就感到心脏猛的缩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透明、浓郁、绚烂又悲伤,转瞬间从胸口漫了出来,潮汐一般地将自己整个的湮没然后消失无踪的不留一丝痕迹。

       掌心贴合着比自己体温略微低一点的的脉动好象隐约隐藏着最古老遥远的回忆,但是基拉记不起来。

 

       “你是……”

       指尖和手心分离,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于是基拉笑了。这个死神……看来不是敌人呢……

 

      “我叫基拉。”

      “我是……阿斯兰……阿斯兰·萨拉。”

 

 

      “那么……阿斯兰,你的眼睛是……”

       基拉坐起身,眼神明亮地看着对方的脸,那明摆着是寻求答案的表情。

       如果因为看不见才分不清是男是女,那为什么又能知道自己是短发?明明一直闭着眼睛,那么刚才他无比精准地捅过来的长剑和完全不会无方向感的接触又是怎么回事?

 

       长串的疑问,并没有明确地提出,但基拉就是觉得阿斯兰会明白他的意思。

 

       “我……都是凭感觉来‘看’这个世界的。生命的气息和流动的不同,空气的味道和风声的变化,只要知道这些便足够我行动自如了。所以,我不需要……再用眼睛去看什么。”

        蓝发因为主人低头的动作从耳后再度软软地滑落到额前,语气逐渐淡漠,答案回答的却的确是基拉未问出口的问题,尽管他没有切实听到过基拉心中的问句。

 

       “这么说……你其实是能看的见的?但你不想看……”

        基拉跟着站起来,注视着蓝发白袍的天使拿起长剑走开了几步,用背影隐藏了表情。

 

       “我不认为只能辨别出事物黑白扭曲的轮廓线就可称为能看见。”

        阿斯兰突然停了步子,语调也变的纠结。

      

      

       不想看?!他刚才说自己是……“不想”看?

       这个魔族,不过是今天刚出现在自己面前,可他为什么会说自己是“不想”去看!

        用力攥皱了身上白袍的边角,阿斯兰忍不住咬紧了嘴唇,声音已经卡在喉咙里,再发不出来。

        昔日的记忆轰鸣着在脑海里炸开去。曾经的视野里,满是四面八方刺来的鄙夷目光,似乎任何一位天使——无论是拥有阶职的或是未曾“拜领”过武器的——都有资格嘲笑他。诞生之日睁开双眼,看到的第一副景象便是神官大人拂袖而去的身影,自那之后他的眼底就只剩下模糊的黑白轮廓。直到尼高尔老师来接他走以前,所有的天使都唤他“恶魔”,这带着漫骂意味的称呼便是没有被神官赐予名字的他,唯一的识别代号。

        世界是什么样子?天使居住的天界,哪怕是边境地带都有翡翠般美丽森林和流云样安静的草原,然而对于阿斯兰而言,嘲讽和疏远以及众天使对他畏惧厌恶便是他接触到这世界的一切。

 

        不想看?

        对,不想看。能看到的若只有蔑视的眼神为什么还要睁开眼睛?

        而这个魔族,什么都不曾知道,凭什么这么说?说是他不想看?这个天界哪里允许他“看”?

        除了……

 

“是,你说的对,我看不到,也的确并不想看。”

        再次回头时,唇角又不再有弧度。

“这无所谓。除了斯黛拉,这天界已经再没有值得看的事物。”

如今在这天界里,唯一还“允许”他看的温暖,也只有斯黛拉了吧。阿斯兰敛下了面孔,他知道想到这些的时候自己会露出一个表情。这个表情称做寂寞——尼高尔老师过去总是轻轻拂开他过长的额发,然后用满是心痛的口气这样叹息。

 

“那么,就太可惜了呀~我本来还在猜,你的眼睛是不是跟这片草原同样的绿色呢~”

与意料中的嘲笑相反,认真的语气令阿斯兰有些吃惊,还在思考对方话语的意义时那个声音继续了下去。

“而且……这里有这么漂亮的风景,你就站在里面却不能看到,好遗憾。”

声音到了末了竟然还笑了起来,一瞬间阿斯兰觉得自己的警戒神经出现了中断,他发现自己似乎可以想象的到对方眉眼弯弯的弧度。

这个魔族究竟是什么来历……这种模糊在心律中的温暖,接触的刹那突然压抑到心痛的呼吸,又是什么?似乎有什么,像纷扬漫天闪着光的粉末,风一样从脑海中吹过又消失弥散如同暮霭被尘封,之后他便什么都再想不起来。

恍惚中阿斯兰终于记起,斯黛拉……应该快要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