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RA] 温度 (完结)  

2007-06-12 23:08:31|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饭亲卫队征文】参赛作品《温度》 命题:03    CP:RA

                     题目:《温度》

                     命题:03

                     作者:鸣海天涯

                     配对:RA

                     体裁:小说

                     背景:架空

        

        连天地都浑然成一体的红,血色翻飞刹那遮天蔽日,恍若鲜红的火焰在流淌燃烧。


        那样的眼神和表情,是他所不熟悉的。
        雷搜索遍了自己之前所有的记忆,也能从中未找到与之相同,甚至只是相象的神态。如此僵硬的,应该称之为——“冰冷”的面孔。


        记忆里,那个人永远不会这样。
        雷的记忆里,那个人的头发总是光滑柔软,蔚蓝如同深邃的海洋;那个人的眼睛向来深深的静静的,圆润好象春日新生的草芽儿挂上了露水;那个人的声音永远清澈地仿佛透明的溪流,然后用先微微上扬再拐个小弯的语调喊自己“雷”。
        那个人,是雷的哥哥,而雷通常并不会叫那个人哥哥,他习惯直接称呼他的名字——阿斯兰。


        现在,那个神情冰冷的人,雷记忆中的哥哥,就站在仅有几步开外的对面,雷却觉得陌生了。       
        冰冷的眉毛,冰冷的眼角,仿佛冰雕一样凝固了的脸庞依旧精致,却再找不到一丝鲜活的气息,而那白皙的肌肤上,流窜遍布着鲜红的液体,映衬着惨白的背景色宛如艳丽盛放的红白蔷薇花从。
        这个表情,雷从未见过,却让他几乎窒息。
        阿斯兰,本不该是这个样子——那冰冷的眼神压抑了一切,像个没有生命的玩偶。


        一年又三个月的分离,终于再见却是这样的光景。
阿斯兰浑身殷红的血迹衬的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一片血色中有两颗绿宝石在闪着幽幽的荧光,犹如沙漠深处的绿洲样梦幻。
        可他却没有看雷。
        遥望着虚无的前方的绿色罩着一层薄冰,仿佛用尽了身上全部的力量握紧了手里沾满了血滴的匕首。

        颤抖。
        雷确信他看到阿斯兰的身体在颤抖,就像他确信阿斯兰在刻意躲避自己的目光。
        曾经,阿斯兰对雷说,若对方逃避,那么,就只有等待,而如今,雷却是在等待着告诉他这句话的人,从逃避中抬起眼睛来。

        阿斯兰……为什么人会颤抖呢?
        雷……害怕或者感觉到寒冷的时候,人都会颤抖的啊……

        阿斯兰……你现在是为了什么颤抖?
        害怕么?冷么?


        深红的夕阳绵延拉长了晚霞,那些浓重的颜色仿佛从兰发少年身后生长了出来。
        背景是一片血色残阳,那少年的身上线条流畅的军服亦是血色,脸上有许多飞扬跋扈地血块正弥漫吞噬着那好看的下巴轮廓,他脚下的阴影里横陈着一具块头巨大的尸体。被深深割断了的颈动脉和肌肉伤口平滑——刀法和力度的优秀一目了然,有血正汩汩地流出。

        这浑身都是血色,一脸冰冷如精致的白瓷娃娃少年,便是他的哥哥,他的阿斯兰。


        于是雷觉得胸口更堵塞,呼吸困难,心脏搏动和体内血管的张力却因为脑海被疼痛清空了愈加鲜明——为了阿斯兰现在的样子。
        这样的心情,阿斯兰曾告诉雷,叫做心疼。

        阿斯兰,是不该这个样子的——被火焰一样的血色所包围,仿佛神话中孤独的修罗。


        在雷的记忆中,阿斯兰是从不害怕什么的。
        雷记得,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睛总是清清亮亮却触摸不到深度,柔和的形状好象是一道水的波纹。那双眼看着自己的时候都是暖融融的,深邃着安静着,毫无畏惧。像这样掩盖的雾气浓重让人看不清楚的时刻,从未有过。
        雷从不知道阿斯兰害怕什么,雷同样也无法想象,阿斯兰那比海洋更深邃的眼,会恐惧任何的风雨,他的阿斯兰,是在漆黑的暴风雨中依旧洁白高傲的海燕。

        阿斯兰不说,雷便习惯了不问,那是相信,也是默契。
        可雷依旧知道,对自己,阿斯兰永远不会隐藏什么,因为他做不到。那个永远清净坚忍的少年、他的哥哥,不是会逃避的人,所以在雷面前他不能隐藏,因为雷的眼睛里,一切表象都隐藏不了真实。

        “海与天,宛若睁着蓝眼,将一切的真实陈列于大理石般光华的水面。”
        阿斯兰曾说,雷有双最干净的眼,可以看透一切。
        所以,我等待,等待你看我,阿斯兰。

        雷不言不语地静静站立,时间就仿佛停滞了一般凝固了好几个世纪,终于,他听到对方开口唤他,用跟过去同样的先微微上扬再拐个小弯的语调唤他的名字。
        他唤他,“雷……”
       

        熟悉的动作和熟悉的声音,雷过去时常认为阿斯兰呼唤自己并抚摸自己脸颊的动作,是条件反射。与记忆中相同的动作重复了却被倏的中断,那手指刚触到自己脸上便弹开,持续着明显的颤动。
        雷看到,阿斯兰盯着他停在半空的手,眼里刚恢复了的一点暖色又逐渐冷了下去,雪的丝线像蜘蛛网一样层层叠加曼延。
        那个眼神,雷却是看的懂的,在碧色的冰层下,有大把水晶碎裂稀疏成幽幽的荧光,细小的碎片每划开一只伤口便会让人痛的停止呼吸。
        那样压抑的冰冷,凝固了体内所有的眼泪,甚至会把他自己的心冻裂。  
        阿斯兰,这样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来压抑悲伤,你是在难过什么?


        目光流转,那只来不及收回而停顿了的手上,染满了桃金娘的果实撵碎成汁水的颜色。

        那种成熟后会呈现红褐色的浆果,破裂后会渗出粘稠的汁液,血一样的红。
        曾经,阿斯兰在后花园的灌木从中采集了大捧的桃金娘,然后难得孩子气地冲雷微笑,他把深红色的浆果一颗一颗放到雷的手里,让他拿来喂一只误撞进了皇宫后殿的兔子。
        于是雷想起那个人,有那么善良柔软的心,连那只兔子的消失也曾让他在风中站了许久。而自己站在他身后,知道他即使不舍和留恋却依旧会放开。
        因为太珍惜太在意,所以要放手。就像他悄无声息地离开自己身边,成为了军人。那必定是为了保护什么,比如,那只兔子的自由,再比如,雷自己。

        太善良的人,又太不善言辞的人,最终通常选择沉默。阿斯兰其实话本就不多,他本该是在回忆中的任何背景下都会冲着自己微笑的,柔软甜美,身上是干净好闻的味道,透着植物和阳光的清爽香气。
        太温柔的人,其实更容易受伤,他温柔,是为了保护别人,因为他最懂得何为伤痛。
        不愿为保护自己而伤人,就只有被伤,被他人,或是,被自己太过柔软的心。


        那蓝发的少年曾经说要保护雷的,所以雷相信,有阿斯兰,他就会幸福。
于是就在刚刚,为了曾经承诺说要保护他的约定,阿斯兰握了刀子,银白的刀锋一转就结束了一个彪形大汉的呼吸,溅染了他一身的赭石色液体,石蒜遍地盛开般的凄厉。

        雷后来才从那个叫尼高尔的少年口中得知,雷遇险之前,阿斯兰仅将敌人制服而已,从不伤人性命。
        不是不能够杀人,而是不想。阿斯兰能够仅靠一把匕首就在瞬间封住敌人的所有行动,可他却不愿为了自保而杀生。
        阿斯兰,是从不知道保护他自己的。

        若不愿为自己伤人,就只有被伤,被他人,或是被自己太过柔软的心。
        太过善良的阿斯兰,所害怕的,是终于杀戮染血的自己。
        害怕已经沾染血腥的自己再无法守护和靠近雷那干净的眼瞳。


        冰冷冷的眼神依旧掩饰不了少年内心的绝望和无助,破碎泄露出来的目光压抑的全是满满的悲伤。
        不杀戮,就只有被杀,这座名为“天堂”的训练场,是不折不扣的地狱。来这里,永远没有可能保有干净的双手。
        克鲁泽说,两个皇子,总要有一个人去,于是阿斯兰离开,只想保护雷远离血光。
        然而现在,雷就在面前,那总爱在光影交错间弹奏华美乐章的孩子,那个眼神单纯坚定而又寂寞的孩子,也同自己一样,被送进了修罗场。

        雷的手还干净,阿斯兰不愿雷那弹钢琴的漂亮手指握枪,于是雷亲眼目睹了阿斯兰的刀子被血染的鲜红。
        血色的残阳血红的军服满身满脸的粘腻血块,雷看到阿斯兰的身影融进了连天地都浑然成一体的红,血色翻飞刹那遮天蔽日,恍若鲜红的火焰在流淌燃烧。

        不要你的手沾染血色,所以雷,我会保护你,代替你杀戮。

        比起内心的痛,阿斯兰选择保护雷。
        不肯为了保护自己而杀生的阿斯兰,太过善良柔软的阿斯兰,为了保护雷,终于选择了杀戮。
        那个蓝发的少年,永远不会心疼他自己。

        皱了眉,雷看了一切明白了一切,却觉得阿斯兰不该露出这样的表情。
        用隔绝一切来抑制痛苦,自己也会寒冷。

        熟悉的声音终于组织成了句子,问雷为什么到这里来了,然而雷只是答非所问地握住了阿斯兰颤抖在半空的手——他想停止那个人的颤抖。
        只是体冷了还有衣物可抵御寒冷,心若冷了就只能颤抖。
        而停止人颤抖的方法其实再简单不过——握住,不要放开。
       

        不介意阿斯兰是否满身鲜血,也不介意自己是否沾染上了浑身的猩红,雷像过去那样抱住阿斯兰的腰,把下巴靠上那稍嫌的肩膀。
        雷微笑着说,阿斯兰,我来这里,为了找你,没有你的阳光没有香气,我不要。
        比起被囚禁在金碧辉煌却清冷如牢笼的宫殿里,雷宁可选择陪在重要的人身边,哪怕一起下地狱。

        瞬间,金发少年听到那湖水绿色的眼眸瞬间流出的泪水致地有声,晶莹清澈的水珠熔岩般的滚烫,他感到那些无声滑下阿斯兰满是血污的脸颊的液体将自己由肩上的一点至全身,都烧灼的遍体鳞伤。而那些被自己肩膀处的布料吸尽的眼泪,似乎渗透了些疼痛的因子,贴上皮肤便会觉得仿佛触摸了燃烧的冰雪,寒冷与炽热的感觉都同步。

        阿斯兰终于扔了攥得紧紧的匕首,像过去一样抬手轻轻抚摩着雷的金发,可是雷却抱着他久久无法呼吸,被阿斯兰的手抚摸,却感觉到他心里那些藏的深深伤疤在流血。
        尼高尔告诉雷阿斯兰过去睡觉时刀子从不离手时,雷分明感觉心在刺刺的抽痛,胸腔里有些不可名状的感情在翻搅着仿佛随时都能挤出喉咙。

        阿斯兰太善良,任何的杀戮都会让他难过,阿斯兰又太寂寞,独自一人隐藏了一切的悲伤,直至他的手心因此冰凉,无处诉说于是只好握紧了匕首,仿佛握紧的是自己的命。那藏在眼底和内心深处的善良和寂寞,即便没有任何言语,雷全部明白。
       
        身为军人,手上必定会染血,这点其实雷再清楚不过。

        纵然军人手上总会满是血腥,可心上没有,便足以无谓。


        救了真的那日,雷平静地将那个眼看要出手伤害到阿斯兰的偷袭者一枪毙命,面对阿斯兰内疚的目光雷却坦然。
        雷不懂什么是血污什么是杀戮,即使手里时刻握着枪也依旧目光干净如同天空。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血也只不过是种粘稠的液体,擦去洗净就再不留一点痕迹。
       

        雷只知道,既然双手有了力量,自然该用来保护重要的人,保护那个总是在夜晚给自己温暖歌声的人,保护那个笑起来像一阵风样轻轻的蓝发少年,他的哥哥,他的阿斯兰。
        一切的一切,雷只想要阿斯兰不再露出那么冰冷的面孔,那冰冷之下隐隐的悲伤,会让雷心疼。
        于是雷选择握了枪,同阿斯兰并肩行走。


        阿斯兰,若你不懂得保护自己,那么,我来保护你。
        你冷的话,这次,换我来给你温度。


        ——END——

 

后记:

此<阳光的香气>的短篇番外,是按照雷的视角写的~
原本那篇总觉得对RA的表现不够,A对R照顾过多而R对A的感情有所忽略,于是补完。
虽然其实吧……偶还是觉得偶实在是越“补”越“完”……OTL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