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KA]什么时候(7-20更新)  

2007-06-16 23:20:40|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也好,魔族也好,精灵也好,既然生于这世上,必定是有什么事要做的。基拉记得那还是他小时候听妈妈说的。

那时候基拉想了半天最后认定,他生来的用途就是被卡嘉莉压迫——他至今不晓得究竟是谁先从妈妈肚子里出来,因为从懂事时起,那个没半点女孩子样的卡嘉莉便挥着坚定的拳头露着洁白的虎牙确立了自己的姐姐地位,向父母提起上诉或试图反抗等类似举动皆在其压迫之下化为不可能。

如今再次想到那个句子的内容,基拉却可以无须任何的思考就肯定,阿斯兰——那目前与他同一间屋子蓝发的少年的生存意义,便是看护那个叫斯黛拉的女孩子。

那绿眼睛看着自家妹妹的专注与温柔是蜂蜜那样粘稠着半点都化不开的,一丝一毫的细节都漏不过,态度明显的简直光天化日。

        除了阿斯兰,基拉再没见过这么疼妹妹的哥哥。像真那种见不到面想妹妹想的嘴皮子长茧,见了面跟妹妹“打”成一团的妹控跟阿斯兰的面面俱到压根不能算是同一级别。

 

        其实疼妹妹是好事,无论对那个女孩来说还是对那个女孩同组的人来说。

斯黛拉也大约是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的,笑起来总是甜美的恍若夏日的蝴蝶花,当然同样很幸福的还有暂时负责照顾新人的、女生组里最优秀的卡嘉莉——那个蓝发少年是那么出色又那么的重视他妹妹,温柔将头发拨到耳后的手指和宠溺的笑容都显示着几乎傻气的珍惜。既然他会自动来照顾妹妹,自然他不会忘记帮忙妹妹的搭档,毕竟修业任务都是分组来做的有连带的利益。于是一段时间里大家常见两个金发的女孩子在前面春游一身轻快,后面跟着个蓝头发的随从,该提的该扛的尽职尽责一声不吭,慕煞众人。

只不过,基拉不知道这种傻气的执著对于阿斯兰本人来说是好是坏。毕竟只是个少年,掩饰内心的寂寞和眼底的空落并非有驾轻就熟的能耐。阿斯兰晚上直直的望向夜色的黯淡目光,是基拉不得不去在意的。

其实基拉心很细。

        那个眼神,是迷惘着的人才会有的,或许只有基拉看的出。

 

他的心上破了个洞……很深很深……那么粘稠的目光是为了遮掩伤口……

 

        不着边际的思考猛然终结于一对翠色的眼,突然出现在距离自己不到5公分的位置。水润的绿色梧桐叶子一样的清,让基拉吃了一惊,然后十分切身地理解了为何卡嘉莉面对某位顶级妹控产生了后退的念头并附诸实施。

明明是最漂亮精致的面孔,却挂着太过严肃的神情,碧绿眸子里的光笔直地罩在基拉脸上,严肃的似乎下一刻提出决斗宣言也再正常不过,让人有冒冷汗的冲动。

基拉感到额头上的风一阵冰凉,喉咙吞了口口水咕嘟一声,然后听到阿斯兰开口,极有礼貌的陈述。

“抱歉打扰你,但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允许我帮你擦擦脸,你的眉毛上沾着块牙膏。”

 

        天空有鸟儿平和的飞过。

        基拉当天没好意思去饭厅吃饭。

 

 

        阿斯兰端了卡嘉莉塞的盘子进门在桌上放好,食物的香味勾的正蒙着被子假装松菇的人爬了起来。肚子和脑子的天人交战维持30秒,基拉终于下定决心去拿刀叉——不吃饭会饿死,这个死因太没技术含量他不干。

        盘子里的烤肉被切的整齐,刚好入口的大小,显然不可能是卡嘉莉做的——他自知他亲爱的胞姐吃肉永远只有直接戳起来啃这一副德行,跟自己一样。直到一直安静坐在对面的人拿起餐巾擦去了自己鼻子上的色拉酱,基拉才终于领悟到如此细致的刀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顺便想起了害自己窝在房间的饿肚子原因。

 

        众人面前,阿斯兰问话完毕把基拉的呆楞当作了默认,于是径自抬起了基拉的脸动手清洁。干净的手帕,温柔的手指,近在眼前的下巴和脖子有着白皙柔和的弧度,基拉瞬间听到了呼吸的搏动,轰鸣一般清晰无比,血往脸上蜂拥而去。

 

        摸了摸刚被擦干净的鼻尖,基拉叼着叉子又觉得有些不自在,咳嗽了两声教育到那种事你不用动手,只要告诉我让我自己来就行了。

        阿斯兰把餐巾折成正方型后回话,你不说话不就是默认么,而且直接动手擦比较快,我看到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没带手巾。

        基拉用力把奶酪填进嘴里,心想我带没带擦脸的你都看到了?

 

咳~~我是说……你不要在公共场合擦呀……你那么一擦,大家不就都知道我刷牙很马虎了么……(某天涯乱入:敢情你不是因为俩人举动太亲密被人见了?= =)

        哦,抱歉我之后会注意。那么刷牙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我在做梦,当时还没醒。

 

 

        谚语有句叫做“一日之际在于晨”,意思是早晨是一天之中最好的时候。基拉很认同,并充分将此解释延伸为“早晨空气清新而睡眠时候大脑会迅速补充养分所以怎么可以剥夺最美好的早晨时分最美好的睡眠呢”这一伟大观点。

        说简明扼要一些,此行为统称“赖床”。

        但,若有人已经分别用湿毛巾和干毛巾把你的脸仔细的擦过了两遍并把牙刷和杯子塞进你手里还把你人拖到盥洗台前叫你刷牙的话,还有人能继续睡着吗?

        于是大清早,基拉一边难得清醒又郁闷的刷着牙一边感叹,知识跟常识,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事。

        郁闷的基拉旁边,某位有知识没常识的妹控在很认真的对正刷牙的“觉皇”解释说我考虑过了,宿舍不是公共场合,在宿舍擦完了就没人知道你刷牙的时候还在打瞌睡了。

        基拉那时候正喝口水仰头漱口,听了那话查点没把牙膏和漱口水一起咽下去。  

  

 

        有些情况总要去面对,有些事情也总是需要做。

        所以即便基拉如何的怕麻烦,一些状况还是不能不管。

 

        应对教官的礼节和面见对手的感谢,基拉把这些东西一条一条说给阿斯兰知道,然后思考是不是也该教育他不要总在公共场合给斯黛拉喂饭——毕竟这对于正处于这个微妙的年纪又是单身的男孩子来说,阿斯兰兄妹高度和谐的画面打击度稍微强烈了些。男生们开始在私下照死里吆喝“有个美女肯让我喂她吃饭加一倍的训练强度也甘心”。

        当然,禁止喂饭的念头只是在基拉脑中一晃而过并未付诸实施,那些缺乏女性荷尔蒙滋润的少年们有多烦恼基拉却无缘体会。自家的男人婆姐姐卡嘉莉一有空就拿他来连摔交,每每被掀个四脚朝天后基拉总要哀叹自己的生活已经女性荷尔蒙过盛。哦对了,前提条件是卡嘉莉散发出的确是女性荷尔蒙而不是英雄霸气。

        于是礼貌程度虽在基拉的悉心教育下有了质的飞跃,阿斯兰却依旧维持着有知识没常识的本质,每到用餐完毕便掏出3条洗的雪白餐巾,按斯黛拉卡嘉莉到基拉的顺序一人一条分配好,然后把堆着食物残渣嘴角一一擦过去,参照女士优先和就近原则不得有异议。

        起初基拉还想说都告诉你了别在公共场合擦啊,可看到人家斯黛拉妹妹眨着眼那么理所当然,自家姐姐索性扯过那根手巾顺道擦脸那么豪爽,也便觉得不好再发表什么言论只得闭嘴,心里默念“面子这种东西不过是浮云啊浮云”一百遍。

 

        心里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怪异,并非因为这叫阿斯兰的没事就来个妹控或者保姆病发作,导致他名誉扫地沦落至灰尘一样只能在地下打滚。

        那是能感觉的到的更深的不安,只是暂时还没有破绽。

 

 

        某日,听话的接过巾子来擦手时,基拉发现给自己用的那块白色手巾的角落绣竟着个“K”字。

        终于觉得不对劲。

        K,Kira。

        某样物品上有某人的名字或印记,这便很明显地只能代表一个涵义——某物,属于某人的专用。感觉到了什么于是立刻侧目,果然在另两块白巾上也发现了“C”和“S”的字样。

        哆嗦了两下,基拉决定更新对阿斯兰的定义,由“究级妹控”升格为“究级保姆”。

        他还有什么不会的吗,一个男人竟然懂刺绣!把手里沾上了黄油的织物窝成一团的褐发少年却又为自己依旧粘乎乎的手指皱起了眉。

        手帕上绣了名字,基拉、卡嘉莉和斯黛拉一人一根很公平,别人不能用,安全又卫生。

        对,公平,平等,还体贴。

        基拉并不感到高兴,即使享有了跟斯黛拉妹妹同级别的高待遇。

 

        对所有人体贴,其实与对所有人冷漠的性质一样,都是拒绝。

 

        这不是好现象,或者该说,是隐患。

 

 

        日子一久就能摸出人的底子。

         优秀与温柔都是不可多得的好品质,某人偏巧占了个全。女生们的悄悄话中渐渐开始掺杂了吃吃的笑声来谈论那个一头蓝发的男孩,说他逗弄起来格外的有成就感。每到不知怎么办好了就恩啊的支吾着“不好意思我妹妹在找我啊”。楞楞的,话不多,连不擅长跟女孩子相处的模样也招人喜欢。

        可基拉却颇为斯黛拉妹妹不平,卡嘉莉和自己与那绿眼小子才认识了多久?凭什么这么快就升到与妹妹同一阶级?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却没什么特殊待遇,实在太过分。

        某日的丛林穿越训练过后,基拉捏着那条已经被某人刚从他脸上蹭下来的尘土着了色的手巾,感慨万千地为少女伸冤,结果被伊扎克一颗大石头当场砸了过来。

        “你个KISAMA欠扁的在晒什么晒!!找打啊!”

        堪堪避过当头飞来的花岗岩,基拉瞅瞅伊扎克和迪亚哥他们的灰头土脸,再对比一下自己无奈的被人拾掇到神清气爽,严肃反省刚才的不稳重言论。

 

        “恩,的确有些炫耀的嫌疑啦,可是我真的没有炫耀的意思啊,我天生就这个模子只能撑着这样的脸讲话啊~”基拉耸肩。

        “喂我说,长的无辜不是你的错,这个明明沾了便宜还一脸无奈的表情总是你的错吧?”卡嘉莉忍无可忍地掐着自家弟弟无辜到欠扁的脸,豪迈的往两边拉扯。

         姐姐大人终于撤了魔爪,任脸皮“啪”的一声弹回去:“不过,难得见你对人这么在意啊,看上人家了?”

         基拉一顿,揉着酸痛的腮帮子笑了,不再说话。

 

        不是缺乏特殊优待的斯黛拉妹妹,基拉在意的是少女的“保姆”。阿斯兰眼里掩藏的恐惧和不安,基拉是认得的。

        公主遇到王子,于是有了童话故事里的结局,幸福一千年。那,曾经的骑士将会如何?

 

        特殊待遇,界定起来其实微妙,只给最特别的人,只给,属于自己的,最重要的人。

        阿斯兰提起他那宝贝妹妹,专注的是“妹妹”,而不是“他的”。

        逃避,不能说是错误的,尤其是在已经不堪重负的情况下。但遮掩的“物体”不能稳定,它便是双面刃,一旦被撕裂了,心上的空洞必定会流血,然后伤了自己,随时。

 

        ---TBC---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