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YA]月光的颜色(2007/0808生日贺)  

2007-08-10 14:46:12|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知道,今天已经是8月10日了,但是,请原谅偶迟到~

8月8日是小伊的生日.,不写贺文不能睡觉~
小伊,偶把偶最疼爱的,祝你生日快乐~ 儿子送你


************************

 

        [月光什么颜色?]
        [金盏花,月桂,还是寻麻?]
        [如果你曾见过它,请用夜来香的花瓣轻轻盛一杯,为我带回家。]


        伊扎克曾经认为自己清楚那个童谣的答案,并且永远不会对他的答案做任何的变更。


        当面,大人们会称伊扎克的母亲为“玖尔夫人”或“玖尔大人”,其他时间,他们称她为“月光”。
        年幼时,伊扎克并不清楚大人们为何如此称呼妈妈,却也觉得那是贴切的形容。
所有的童谣中,伊扎克最喜欢听的便是饱含妈妈的色彩的那一支。
        他清晰的记得妈妈坐在他床边温柔低唱那支童谣的剪影,窗外银白的光从柔和的轮廓边缘折出,妈妈平素高贵的嘴角那时候也笑的温柔,耀眼的银发每一丝都是亮晶晶的,仿佛融进了同样银白色的月光里。

        即使童谣就这样疑问了那么多年未能唱出答案,伊扎克也从不疑惑。
        他早就知道月光是银色的,与妈妈和自己的头发是相同的色彩。


        伊扎克的父亲玖尔公爵过逝的太早,早到那么年幼的伊扎克都来不及记住父亲的声音。可伊扎克从不觉得寂寞,因为他觉得有那被称为“月光”的母亲已经很足够。
       “PLANT皇国的月光”伊扎莉亚·玖尔女伯爵银色利落的银发足以模糊星斗,美丽坚定的眼睛是冰冻了海洋的蓝。这传奇般的女子,在玖尔公爵过逝后以她纤细的肩膀承担了整个玖尔家的责任。干练、亲和而又坚强女性,高贵美丽如同神话中那握着白银弓箭驾御白鹿狩猎的月神。

         伊扎克很像母亲,无论发色、瞳孔、还是天生的气质高贵和出众。
         即使阿玛菲公爵家的尼高尔少爷被誉为“钢琴的巧手天使”,艾尔斯曼公爵家的迪亚哥公子被唤做“社交界的奇葩”,依旧压不住伊扎克那“银色风暴”的声望——撇开他的脾气不谈,伊扎克能让任何人为他风暴般的气势和优秀而惊叹。伊扎克的睿智的家庭教师曾这样说,玖尔少爷是受天神眷顾的幸运儿,没有人的才华能与他平起平坐。
         永远最为出色的伊扎克·玖尔,曾是PLANT皇国的传奇之一。
        

        [月光什么颜色?]
        [金盏花,月桂,还是寻麻?]
        [如果你曾见过它,请用夜来香的花瓣轻轻盛一杯,为我带回家。]


        伊扎克最后一次听妈妈唱这支童谣的夜晚并不平静,甚至混乱的突然。
        新皇克鲁泽登基后颁布的新法令里说,为巩固国威,贵族皆有参军护国义务,13岁入伍。
        家族的责任听来那么沉重,伊扎克那年14岁,便背起了行囊还有玖尔这个姓氏的骄傲。临别时他对妈妈说,请再唱一次那支歌,我想记住月光的颜色。

        伊扎莉亚歌唱的声音几乎是哽咽却并没有流泪,紧紧拥抱了自己的儿子后她说,伊扎克,你是妈妈的骄傲,是玖尔家的骄傲,是皇国的传奇,所以,妈妈会在这里,等你回家。
        军队凶险,成为军人所要学习的第一件事便是习惯性命的朝夕不保,然尔伊扎莉亚坚定的说,伊扎克你是传奇,妈妈等你回家。
        那晚的天空晴冷,云朵层层叠加遮蔽了天光却又最终翻卷着散了开去,一束束银白色的月光利剑一般劈碎了夜色乌黑的屏障,映着妈妈的头发幽幽的发亮。
        银,原本是属于调色盘冰冷色调的那一端,却如同温暖的太阳一般能够发光。

        伊扎克离开家的时候没再回头,他已经记住了那晚月光的颜色,那便足够。
        月光是银白的,像闪亮的雪。
        月光的颜色,同妈妈的头发一样。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新的皇朝也会有一支新生的军队。
        伊扎克在训练营看到了自小一同长大的好友迪亚哥和尼高尔时是有点惊讶的,他原本认为迪亚哥会称病蒙混过关或离家出走;而阿玛菲家会为了保护钢琴天使尼高尔放弃贵族的名誉举家迁回乡村,可他们现在却都站在了伊扎克面前。
        迪亚哥挠挠头没正经解释说没办法呀我家老爷子当了这么多年的公爵舒服惯了过不得苦日子了呀,尼高尔咪着眼睛抿着嘴角笑道伊扎克伯母身体近来好么家母说改日想去拜访呢,伊扎克抬起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身为贵族,只有两条路可选,将继承人送进军队成为新王的人质从此不得不为新王效命,或者,不愿子女进军队卖命放弃贵族的身份还有手中的实权。名义上的新法令,实际上是新皇克鲁泽的集权手段。
        伊扎克不愿逃避,玖尔这个姓氏是父亲和母亲传承给他的骄傲,他宁可选择用生命维护家族的尊严不肯低头,而迪亚哥和尼高尔,不过做了相同的选择而已。
        虽然年幼,可这些早慧的少年,已是真正的家族继承人。
       
        进了军队成为了军人,伊扎克依旧是风暴,台风过境似的席卷了枪法剑术近身格斗样样训练的最高记录,完美让负责训导的将官们抽冷气。


        [月光什么颜色?]
        [金盏花,月桂,还是寻麻?]
        [如果你曾见过它,请用夜来香的花瓣轻轻盛一杯,为我带回家。]


        伊扎克从没有想到进了军队还能再听到那支歌唱月光颜色的童谣。
        军队从普通的士兵中挑出了最优秀的一批分成了两组,为了有竞争才有进步。第一次与另一组对决的前一晚,伊扎克经过公用休息室时听到有人低低的哼着那支他再熟悉不过的歌,抬头便见到有人扶着巨大的玻璃盯着窗外除了月光便全是漆黑的夜。
        低声哼唱的嗓音静谧而动听,伊扎克却立刻对那唱歌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厌恶。他看到尼高尔端着两杯饮料凑到了那人身边于是转身就走,明日他将作为组代表与另一组的NO.1拼个高下,要养精蓄锐。

        快要熄灯时尼高尔才回寝室,已经快要睡着了的伊扎克被他捅了起来。
尼高尔巴着床板问他,如果夜莺的翅膀已经被冬季的寒冷给冰封,那夜莺灵魂是否还能继续守护那朵金色的玫瑰?
        伊扎克一时间很想把对面尼高尔的那张床给掀了,然后再强制那个整天沉迷童话和钢琴还打扰他睡眠的室友去冬泳以示惩戒,可那看着对方那琥珀色的眼难得弥漫出了显而易见的伤痛,也只好强压火气闷出了一句“只要那该死的夜莺吃饱睡够了就能”。其实伊扎克一直不懂,为什么他的朋友聪明到可以背下成打成打旋律繁复乐章、手指灵活到在钢琴间跳跃从不出差错,却一直纠结于那个有关夜莺的古旧童话。

        绿发少年的那一声“伊扎克,谢谢”听来全是如释重负的味道,伊扎克翻个身,开始更加讨厌刚才那个独自唱歌的家伙。
        都是军人了还唱什么歌!还把好好一首歌唱的那么寂寞!害他又想起了妈妈……妈妈……独自一人,还好么……
        对了!尼高尔就是跟那家伙聊天回来后才打扰自己睡眠的,明天对战自己若因睡眠不足而状态不好就全都是那家伙害的,罪加一等!


        伊扎克从没有想到进了军队还能再听到那支歌唱月光颜色的童谣,就像他同样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那战无不胜的传奇会被人像打破一只玻璃花瓶一样摔个粉身碎骨。

        次日,在众目睽睽下站上对决台的伊扎克赫然发现,迎面走上前来的对手,另一组的最强,竟然就是昨天看到的那个既欠扁还爱唱歌的家伙——尽管昨晚他只看见了那家伙一个侧影却十分确定那人就是他,因为那头发,颜色太特殊了。
        蓝色的,即使是月光那雪亮的银白都模糊不了的蓝,看过一眼就忘不掉。


        决定对决所用的武器要抽签,伊扎克抱着胳膊不耐烦地等公布结果,对方却虚伪地把军姿站的笔直又规整。
        送抽签箱上台的迪亚哥在经过伊扎克身边时在他耳边低声笑到,没想到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近身格斗的对手竟是个大美人哪可要趁机摸个过瘾哟,伊扎克抬腿一脚只恨没能把那个花花公子踢成瘸子。
        接过分配下来的匕首伊扎克嘴角一挑,小刀战正是他的强项。银发少年把一口牙咬的格嘣格嘣直响,手握起拳来就听到骨节喀啦喀啦的声音。
        哼哼,正好!咱们新仇旧恨一并算清,落到我手里算你倒霉!不把你戳成个奶酪老子就不姓玖尔!

        小刀战属于近身格斗中最危险的一种,都是短兵器,攻击范围和距离虽被缩小可一旦中招伤害程度却最大,对敏捷,应变,体能和基本素质都有最高最全面的要求,可以说是顶级困难和危险的项目之一。擅长小刀战,正是伊扎克的自豪,头脑简单者会认为这不过是简单的搏击,事实上小刀战胜利的关键是战术,如同西洋棋的层层布局一般复杂。


        开始的命令刚下,伊扎克便突然把匕首飞投了出去,不出意料地看到那个蓝发的家伙和所有人的目光都寻着匕首的轨迹而去,围观的人群一片惊呼。
        伊扎克眼色一沉,很好,上钩了!
        小刀战并非开始就是近距离的接触,只是众人习惯了因武器长短而缩短距离;同样,没有人规定刀不能离手,只是大家本能地习惯将武器紧紧握在手中好保护自己,却不知道西洋棋的规则中,能将军皇帝的并不一定非要骑士或战车,有时候只要一个小兵就可以。所以那些人惊呼,不能理解擅长下棋的伊扎克的战术里,不需要时刻握着刀子的事实。

        趁着对方盯着自己脱手的匕首的分神,伊扎克脚一点地,银芒风一般地飞扑出去,转眼便到了蓝发对手的身前,右手一把扣住了敌人握刀的左手腕按紧,左脚贴着地面一扫就把那个蓝色的影子放倒在了地上。伸展开左手,自己方才反向丢出的匕首瞄准的是那个台子的边角,现在正被反弹的贴着地面滑向自己还差几公分就到,与计划的丝毫不差。
        只要刀回到了自己手中,就能立刻将军。


        胜败的关键,就在那么几秒。
        伊扎克的嘴角甚至都开始为了即将到手的胜利上扬了,几乎被制服的俘虏却突然开始反抗。那人握着刀的左手猛的往身侧用力一滑,伊扎克本以为他要挣扎攻击于是下了大力气去按,可对方却四两拨千斤地那么一滑,把伊扎克的重心和平衡全卸掉了。伊扎克身子一歪眼看要倒,不得已收了左手撑在还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脸旁维持稳定。

        只有那么几秒,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凉,原本他伊扎克的匕首被架在了伊扎克自己的喉咙上。


        教官指着伊扎克喊“OUT”他没听见,尼高尔向着那团蓝色跑去他没看见,迪亚哥陪着笑脸劝他不要再砸了否则房子要塌了他也没注意,伊扎克觉得自己血管里的血都要逆流了,他只记得那个人,他今天的对手明明被他压倒在地上却把他自己的刀架上了他的脖子,那家伙撒了一地的蓝发中有对绿色的眼,就那么安安静静由下而上的望着他,唇型无声地动了动就让他火大的要爆炸。

        那人想说的字母伊扎克很熟悉,Check mate!
        将军。

 
 
        ——TBC——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