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话地图+

画一张童话的地图,送给你.

 
 
 

日志

 
 

[原创][YA]月光的颜色(08/10/08更新)  

2008-10-08 17:07:21|  分类: 【高达SEED】阿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一度的十月,萌战,还有月底儿子过生日,为了兑现跟IJAY酱的承诺,今日起鸣海天涯,10月血战备战!加油![握拳]

************以下更新************** 

 

[月光什么颜色?]

 

 

………

……月光?

……对哦……月光……什么颜色?

KUSO的到底什么颜色来着啊不对应该是下一句歌词是什么呃不对它啥颜色关我什么事现在的重要是……

“阿斯兰——!!你个KISAMA的混球洗澡竟然不穿衣服——!!!!!”

 

一群在茂密的芦苇丛中栖息却无辜被惊扰了好梦的鸟儿闻声惊起,翅膀扑腾着四散飞去,伊扎克在转着圈飘落的绒毛和芦花间傻傻的站着——用尽力气吼过之后便跟皮球泄了气似的,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又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转,于是只好维持原状,心里不停地解释自己只是在欣赏刚才不小心忘记了颜色的月光。

对,只是一不小心,才忘记了月光什么颜色而已。

而沙漏一般细细倾斜在湖面的月光中,阿斯兰在被突如其来的呐喊吓了一跳后,无奈抹了把脸上的水向岸边靠拢。

 

“……伊扎克……谁洗澡的时候谁会穿衣服啊……”

“总之你个KUSO的立刻给我穿衣服!!”

“…………”

“KISAMA——!!!你没穿衣服不要过来!!”

“……我的衣服正被你踩在脚下……”

下一秒,伊扎克摸了电门一般哆嗦着向后跳出了一米半。

 

 

“好啦,可以回头了。”

“都穿好了!?”进一步证实。

“保证……”头痛。

听闻保证,伊扎克从背对抱头捂耳蹲地的囚犯认罪蘑菇式蹲地状态回复往日自己引以为傲的身高。比阿斯兰高那么一块的海拔,一直是伊扎克被打压后找回信心的心理平衡点,在身高这方面,阿斯兰就算再如何挣扎(伊扎克认为)也只能望他伊扎克·玖尔的项背……好吧,也许没项背那么夸张但至少也是后脑勺。

回头,用居高临下的得意视线扫射过去,连月光什么颜色都一不小心忘光的天生海拔优异者,竟发现那头潮湿蓝发的主人还在跟制服领口的细小挂钩搏斗,纤长的手指在不停的颤抖,无论如何也对不起来。

突然想到了什么,几步跨到跟前一把攥住那抖到扣不上扣子的手,伊扎克顿时眉头皱成了“川”字。

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夜里说话的时候可以看到轻微的呵气,而阿斯兰却在这个时候湿着头发不停的手指发抖——其实他全身都在发抖,即使只是攥着他一只手,伊扎克也觉得自己掌心里面凉的像捏着片凝结了霜的树叶。

 

该干嘛?

吼他是个笨蛋大冷天跳进湖里去害自己以为他要寻短见还差点跟着扎进水里?还是指责他现在蔫的难看比之前的欠扁相更加不像个样子?不然就算跟自己打一架都好至少可以活动筋骨最重要的是,阿斯兰轻轻喘着气脸上红通通眼睛绿的发亮的面孔都是生气,比现在这个满目苍白嘴唇发紫的样子,要好看很多很多……

可直到想完了这么多能干的事伊扎克也只是攥着阿斯兰的手什么都没做,他只是傻傻的,那么无力的看着阿斯兰,看着从手指到全身都在发抖的阿斯兰,什么都做不了,跟那时候一样。

 

把小鹿的尸体放到母鹿背上,再看着它们消失在傍晚血红的夕阳里,那时伊扎克分明看到那蓝色的发尾随着身体的颤抖起伏不断像是大海波浪,那时候,伊扎克就觉得自己,连做点什么安慰那个感情太多的人都不能够。

军人不能有太多的感情,因为军人要面对太多的血腥,太多的感情和牵挂只会成为负累,使人变的脆弱。

这是在军校里就被耳提面命的道理。

那时候伊扎克便觉得这道理讽刺的可以,他自己,迪亚哥,尼高尔,有太多的军人,成为了军人的最初目的,恰恰就是为了某份牵挂,为了守护某份感情。

也便是从那时候起,伊扎克就懂得了军人的无奈——明知道感情的珍贵,却又不得不将它们全部深埋。

当浑身染满鲜血时,当麻木不仁时,就再也不会疼。

阿斯兰看起来是最完美的军人,他似乎丝毫不介意血污,也从不恐惧武器,任务执行的完美如同没有生命的机械;可在伊扎克看来,阿斯兰却又是最失格的军人,他歌唱的时候声音里全是满满的温柔,关心给的不着痕迹,甚至善良到因为一只母鹿的泪水而难过,心痛的不知如何是好才只好一个人沉没到冰水里,企图把全身的血管都给麻木。

伊扎克觉得,其实阿斯兰,可能比起尼高尔来,都更不适合做军人,他的感情太多太多,就像海洋,埋都埋不住。

 

带着体温的军服外套猛的迎面砸到脸上,阿斯兰打了个喷嚏,用自由的那只手把手感温暖布料从头上扒下来,疑惑的眨眼。只见银发的死对头兼队友重手重脚地帮自己把领口挂好又粗鲁地扯过他那大一号的军服外套把自己裹了个严实。

“KUSO的废话少说回去睡觉站这里发什么神经!!先说好我才不是怕你感冒我只是太热衣服没地方放正好你全是排骨像个衣架给我好好保管敢弄破就剥你皮来补!”

银发的海拔优胜者穿着贴身里军装在前面大步流星,拖着军装外套衣架的手却一直攥的很紧,手心里逐渐有些微的湿润。

一瞬间察觉到的伊扎克突然觉得想微笑,就在在冷空气和自己的呵气都能清楚看到的夜里,他发现自己的嘴角在忍不住的往两边豁,只因为攥在手里那只手已经被自己的体温熏暖了,不再挂着凉的透骨的湖水冷的像冰。

 

“喂,你不继续唱了啊?月光什么颜色,还有什么,后面的忘了。”

只是一不小心,才忘记了,伊扎克再次在心里对自己强调,虽然有些心虚。

 

——TBC——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